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俄尔普斯与渡者  

2006-11-16 16:40:35|  分类: 散文童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俄尔普斯:不可反悔的规则最残忍,而我的琴弦最仁慈,它允许我一遍遍的弹错,允许我荒

          废沉沦,允许我已经永远错了。我的弦琴,报以苦痛世人的怨恨;你的泪水,报

          以他们的泪水,你的颤栗。你的颤栗,每一颗不可能收获的种子在黑暗中深埋

          深深的颤栗---太迟了,生命最后的悸动,这泪水早该流出。

渡    者:我看得太多,在永远离别的船上,我抽打他们,使他们沉默。他们的沉默恐惧交

          替着痛苦如同潮水阵阵冲刷他们的脸,无边的岸哪。有时我猜想:不存在爱情,

          只是脆弱;不存在父母的怀抱,只是脆弱;不存在幸福,只是脆弱。你的弦琴也没

          有震撼我。我不能疲倦,我将继续抽打他们使他们继续保持沉默。

俄尔普斯:只有我的弦琴不惮于脆弱。在这狭隘易倾的船上,我们互相挤对,谨慎地保持平

          衡,保持沉默,不能向脆弱的方向倾斜,不可反悔的规则最残忍,一旦他喝下那

          没顶的水。在这狭隘易倾的船上摇晃,我们挤压得那么紧,直到内心重叠,相爱,

          怨恨,相互埋葬,心里总想着下面的深渊之水,他常涌上眼中。

渡    者:又是泪水。泪水,泪水,我的俄尔普斯。曾有多少船面孔我一张张遗忘,我甚至

          不去望他们的眼睛,你说这深渊之水有多少是经过者的泪水滴聚,可他依然不懂

          仁慈。
  评论这张
 
阅读(128)|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