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无人看见的地方  

2007-03-23 09:57:24|  分类: 散文童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添竹


       我要记录的事最微不足道,它不是因为范围狭小,不是因为声音细微,而是因为发生于无人看见

的地方。
       有许多这样的事,无缘故地突然产生,无缘故地突然消失,但每件事背后,总有原因。原因在没

有回响的寂静中消失。
  
  树叶背后栖息的小虫进入沉默,空笼子里那曾有的小鸟的踪影进入沉默……另一个细微的声音响起,

对我说:“这不算什么!”

  新的喧嚣的声音响起,覆盖住这些沉默,我知道一旦现在的时刻过去,这新的时刻又将进入沉默。

  这衰微中产生的想法,让人觉得,连未来不曾展现的一切已经提前进入沉默。

  就像一本翻过页而忘了前页读过什么的书,或者像是每个夜晚许许多多做过又彻底遗忘的梦。

  遗忘的不是某些事件,而是不再强烈的动机,一切呀!变得无缘又无故。

中间地带的童话

  
  至此,他,一个小小的读者,开始觉得自己是唯一进入这个童话的人。因为他从未在周围的人中找到

另一个有着相似经历的人。
  
  的确,爱丽丝表面上看来是沉睡了,而她姐姐则醒着,但她没有看见爱丽丝的仙境。

  所以在那个世界中,只有爱丽丝醒着,其他人等于都在沉睡。

  只有唐吉诃德醒在他的骑士传说中,其他人隔着梦只能见到他一副瘦弱可笑的形象。而那骑士眼中的

世界,他们却一点都未有察觉。

  也就是说,唯有唐吉诃德是为了那个世界去牺牲的人,其他人从这种看似虚妄的牺牲中根本瞧不出什

么意义来。

  假如好心的人们为了治愈他这种不可救药的牺牲欲,把他强拉回自己的小屋中,安静地度过他的余

生。那么,唐吉诃德会感到生命是多么蹉跎,在小屋的包围中,以及窗外整个世界包围中,一切都无比空

虚。

  空虚是人最无奈的激情,因为他必须要忍耐那必须超越自己的强大情感,同时却什么也做不了。

  那空虚的读者也有一种安慰,就是他相信,当他所读的书的那位作者,也只有在创作中找到某种象

征,一个故事,一个人物。然而那些并不能成为作者本人。

  作者或许也是为了填补那些空洞而创造了这个世界。

  爱丽丝的的确确见到了仙境,而作者与靠在大树边读书的姐姐一样,从未经历于仙境之中。

  小屋中的孤寂只是由塞万提斯来品尝的,而不是唐吉诃德。

  唐吉诃德正在彻底发疯时,塞万提斯却仍是清醒的,而且正在梦与非梦的境地中感到心碎。

  所以,那读者合上书页想———世界分三个领域:一、现实(即非童话);二、童话(即书中的世

界);三、中间地带的童话(即读者或者作者正在经历的某些时刻)。

而这中间地带的童话就是我们经历最多的,那里充满模糊而强烈的激情,也随时忍受焦虚与空虚的侵蚀。

有时他觉得自己正要踏上某条路途,怀着成为牺牲献祭品的伟大心愿,然而却茫然得不知道要为什么目的

而付出生命。

  他倒在台阶上,很快被人来人往的脚步带回熙攘生活的大街上———他醒来,明白除了虚度时光外他

不可能为什么献身,明白这点后所带来的阵阵空虚,使他感到晕眩。

  于是他又睡去,在另一处再次醒来。

  而读者的童话,却从未在这不眠不休的眼中,给予他一个明确的,做梦的象征。

收藏家的宝藏


  瓷片和石头陷在什么地方的泥里,不同的烟盒在什么地方与落叶一起腐烂,沟渠中小鱼与龙虾潜伏

着,它们小心翼翼地躲藏在那里,屏息住笑声,———因为孩子要去寻找它们。

自然中的收藏应落入孩子的袋中。来吧,来吧!它们说:来寻找我们!我们从不曾是被遗忘的。我们可以

忍受沉默,可孩子忍受不了找不到我们。

  世界中躲藏的一切都忍住笑声,藏着,直到由孩子来发出惊喜的笑声———又找到一个。

  它们,这些散落的心爱之物,在不同的地方静静等待,它们属于这孩子。

  于是孩子继续寻找,走入蒙满灰的圆形灌木丛,俯身翻着它们根部的泥土。
  
  这次,他发现了什么?

  ——自然界不会产生的奇特的事,一堆半透明的石头整齐地埋在一个小小的土坑中。

  孩子立刻明白,这是另一个孩子的收藏,因为这堆石头虽然形状各异,可是带着相似的特征。

  收藏就是从所有不同的物品中,找到心爱的物品,虽然所有的收藏物开始都零零碎碎,但最终总是慢

慢地显现出收藏者的特征。

  为什么另一个孩子将它们埋在这儿谁也找不到的地方呢?

  孩子想不到那么多原因,他快活地猜测,这就像海盗的游戏,埋匿宝藏,然后再在很久以后将它们挖

掘回来。

  而石头,这些宝藏本身,也纷纷争相向孩子说着另一些话,———“我们,所有相似的石头,应当来

到一起,联合起来,我们不能孤独,从不会孤独!”

  因为有了这些宝藏,孩子想———或者没有人会孤立沉默地感到永久寂寞。

经过很长时间,孩子慢慢悲伤地觉得,这也许并非海盗的宝藏。它们或在另一个孩子心里已不值一钱,或

是已被迫放弃,那不是宝藏,而是永久遗弃的埋葬。

  灯下,孩子从抽屉中捧取出属于他自己的石头,那些显现心爱事物面貌的石头呀!也有一天,满怀的

爱意消寂于惘然,不再怀有珍爱。

  纵然现在仍有信心,但将来不知如何。

  于是,他从抽屉中取出石头,放入睡衣的袋中,怀着说不上是不是害怕的心情,紧紧地闭起眼睛。

揣着沉甸甸的衣兜,和衣睡入被窝,似乎有什么将要从黑暗里流逝的时间中夺取他的心灵……

睡眠


  孩子,你说,关上灯,睡眠将是短暂的结束。

  每一次睡眠都是我们的朋友。

  上帝将世界造成一天,一天,因为他爱我们,不会让我们感到永不停歇。

忽略的爱


  有一天,我长大了,回忆童年,清晰记得童年的心灵一样艰难,就同如今般无助,如此一般。

  然而我怀念儿童时的我,却有安慰,因为那里有着忽略的爱。

  这忽略了的爱总是落后于时间,在遗憾中成长成长。

  现在它长大了,刚好由我此时来品尝。

  而现在的,忽略的爱,也在成长,沉默地延续,以后,我,会明白。

  宝贵的东西永远落后于时间……

童话是什么?


  童话是什么?童话不是小猫、小狗会说话。

  ——而是“神与孩子”,这个神是能在想象中给予孩子的奇迹。

  但这奇迹不仅仅是圣诞节的礼物,更多的时候———它是“逃离”,让孩子在难解的现实中脱逃开

去,多么悲哀的快乐!

  孩子,有时,躲在黑漆漆的小屋中,或在灌木丛的隐蔽中,轻轻地祈祷:“神,怜悯我,让我变成小

鸟,远远飞走吧!”

  我说的是有时,因为这些话只有躲藏中,或在默默的心中才会说。这,是孩子的另一面,没人看见。

  而今,这种祈祷不仅于孩子。大人们也常常在某些别人看不见的时刻说着如是的话。这,是成人的童

话。

  多么悲哀,也不快乐。

这没什么


  如果我向人倾诉,是为了得到什么?

  不就是希望别人告诉我:“‘这没什么’吗?”

  不就是通过诉说的方式小心地挠拔思想深处压抑的沟渠,然后———

  释放它,让它们离去!不再黏稠,不再堵塞生命的呼吸,释放它,让它去哪里呢?———化为乌有。

  这就是我们的方式,让痛苦化为乌有,从烦扰到平静,一如我们在海的边缘那无边喧吼中解除了心灵

的不必要的戒备,从烦扰到平静,让某些事情消失,淡化———倾诉并且释放,那是多么虚无的方式。

  留下的是平静,这平静不过像强烈搏动旋律终结后的尾音,这坠落静止的悲哀,是我们所要的吗?我

们要的就是这沉默吗?

  这沉默里还有什么?是在说“那没什么!”或是什么也没有吗?

  那些听音乐的人,坐着不动,而音乐是流在这凝固的姿势中的血液,你看不见,音乐是如何带动他的

心灵,使他产生种种类似痛苦的享受。

  音乐停了,姿势不变,然而他已在内部慢慢地松懈下来,这也是沉默的一种。

  在这沉默中,他想,所有追求旋律的人是害着病,在音乐中寻求旋律,在画面中寻求旋律,在书写中

寻求旋律,他们怎消抵得上那一句“这没什么”呢?

  沉默带着乌有的色彩,乌有的声音,乌有的痛苦。

  这个世界无色,无味,无声无息,无心动,就像现在这么活着。

  炉中的灰烬已厌倦燃烧,后来终于又厌倦熄灭,它们堆积着,百无聊赖,此刻还能言说什么?

  倘若它们仍在说话,每句话索然无味,可说可不说。

  每一句废话过后,都感到羞愧。

  这羞愧在当时感觉仍是“这没什么”。可在累加时间后,渐渐愈加羞愧。

  但愿不是这样,但愿有一点火苗使他从沉睡的羞愧中醒来,仍然有倾诉的愿望,但不是为了诉说苦闷

与恼怒,而是说的每一句话都牢牢成为他自己。



  我们的生活像是一片树林,树被安置于他们的位置,他们看起来像是静止的,虽然他们在生长着,可

这生长是意识不到的,似乎跟自己的生命并无关联。

  我们在说话,话语也不来自于心灵,而不过是外界的风强加于身上的刷刷声。 
  评论这张
 
阅读(141)|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